您的位置: caoliu社区最新地址> 香港移民 > 生活手冊>香港醫療
香港醫療

香港醫療保障製度的基本情況

一、香港現行的醫療保障製度的主要政策

二、香港醫療保障製度的主要特點

三、香港醫療保障製度麵臨的挑戰和采取的改革措施

四、香港醫療保障製度及其改革帶給caoliu社区最新地址的啟示

香港醫療保障製度基本上沿襲了英國的全民健康服務製度,由政府直接主辦一體化的醫療健康護理服務,為市民提供高質量、全方位的醫療健康服務。市民也可以自行購買商業健康保險,享受商業健康保險有關待遇。由於香港公立醫院提供的服務質量高、收費低,市民一般都選擇公立醫院提供住院和專科門診服務。在目前的醫療保障製度下,香港的私立醫院和商業健康保險的還沒有充分發展。

由於受亞洲金融危機和經濟調整影響,香港經濟發展趨緩,對醫療保障製度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一、香港現行的醫療保障製度的主要政策

(—)保障對象

香港醫療保障製度覆蓋所有持有香港身份證的市民。確定這樣的覆蓋範圍,是因為香港醫療保障製度的出發點是麵向全體市民提供整體醫療體係,保證沒有任何市民會因為經濟能力不足而無法獲得應有的醫療服務。

(二)籌資方式

香港公立醫院的經費主要來源於稅收,由政府通過財政預算提供。政府采取預算撥款的形式給公立醫療機構提供經費。醫生和有關人員均享受公務員待遇,接受政府統一規定的工資待遇;所有香港市民看病隻需交付少量的費用。

(三)治理體製

香港公立醫院由醫院治理局(HOSPITALAUTHORITY,簡稱HA)治理,目前,HA轄下有超過40間的公立醫院、50間專科診所和15間普通科診所。另有在基層的65家公立的普通科

診所由衛生署治理。

(四)個人付費

香港市民去公立醫院和診所看病隻需支付少許費用。公立醫院和診所的收費標準是,普通病房每日收費68元(2002年11月29日上調為100元),一切膳食、住院、化驗、藥物及手術費用均包括在內。公立普通科門診診所每次診症收費37元,專科診所每次診症收費44元。香港的公立醫院和診所收費水平遠低於成本,據測算,公立醫院普通病房的成本是天天3100元,而收費標準連零頭都不到。

另外,經濟困難的市民還可以申請看病時減收或豁免個人支付的這部分費用。而政府則要對申請者進行家計調查 (調查內容主要包括家庭儲蓄、個人工作、勞動能力、年齡等), 以確定申請者是否可以減收或豁免看病時的個人支付費用。

(五)服務的提供

除公立醫院外,香港也有私人診所和醫院,這些私人診所和醫院采取市場化運作,依據醫療服務成本自主確定價格。由於香港公立醫院提供的住院和專科門診服務質量高、收費低,目前,全港94%的醫院服務是由公立醫院提供的,另外6%由私人醫院提供。普通科門診則主要由私營的普遍科醫生提供,主要原因有:一是病人向私營的診所看病,可以自主選擇醫生,診療時間也更有彈性(公立診所等待期長); 二是私營的普通科醫生每次診症收費約 150元,大部分市民都能負擔得起,並認為“物有所值”。

(六)藥品治理

在目前的醫療體製下,香港衛生署負責全港藥物的登記和注冊、社區藥房和本地藥廠的監管及有關藥劑法規的執行。各醫院、診所的藥劑治理則根據治理機構或性質的不同分為三個體係:HA負責統籌公立醫院及其門診的藥劑服務;衛生署則負責維持普通科門診的藥劑服務;私立醫院和私人醫生的藥劑治理由他們自行負責。

HA治理的公立醫院的藥品支出占全港藥品支出的大部分, 因此,香港藥品治理的要害在於HA所負責的藥品治理。HA總部的總藥劑師辦事處(總藥辦)是負責公立醫院藥品治理的具體執行單位。HA對藥品治理主要通過建立“兩個委員會”、確定“兩種製度”來進行。

“兩個委員會”指中心藥物建議委員會和藥物評選委員會。其中,中心藥物建議委員會負責治理新藥的引進,由醫院“藥事委員會”向中心藥品建議委員會提交引進新藥的申請書,委員會成員就新藥的效用、安全性和成本效益,對各醫院的申請作出評核和建議,並提出適當的用藥方針。藥物評選委員會負責非專利藥的審評,香港為確保公立醫院藥物的素質,所有需使用的非專利藥品,必須由藥物評先委員會審核通過。

“兩種製度”指醫院協定處方製度和中心采購製度。醫院協定處方製度的內容包括藥品目錄、新藥評估、用藥範圍等,未納入協定處方的藥品需市民自付。藥品能否納入協定處方即取決於醫院所需,也因其安全、效能和成本而定。中心采購製度指總藥辦把總開支較大及用量穩定的藥品列為中心采購,通過競價投標簽訂購買合約。

二、香港醫療保障製度的主要特點

(一)政府直接提供醫療服務為主

香港的公立醫院所需資金完全由政府供給,醫生享受公務員待遇, 因此,香港的公立醫院不是一個獨立的利益單位而是附屬於政府的,沒有營利的動機。這與其他實行社會醫療保險、存在第三方付費的製度是有本質區別的。香港這種政府直接提供醫療服務的方式,不存在醫院利用醫療服務的專業性謀取利益的問題。因此,政府的政策方針也易於在醫院中貫徹執行,對醫院的治理成本也較低。但同時,醫院依附於政府,HA一方麵通過對所屬公立醫院撥付經費,就服務的種類和範圍代表公眾與各醫院談判,另一方麵又負責治理各醫院,以確保醫院能平穩運行,並為其職工提供工作和福利保障。因此,HA既是公眾服務需求的代言人,又是醫院和醫生的利益的代言人, 當醫院利益與公眾利益不一致時, 由於醫學界的社會政治經濟地位優越,HA就有可能為/醫院的利益而損傷公眾的利益。

(二)強調可及性與公平性

可及性、公平性和效率通常作為衡量醫療保障製度的宏觀指標。香港的醫療製度非凡強調公平性和可及性。關於可及性, 一是政策上可及,所有市民都覆蓋在醫療製度中,二是地域上可及,不論市民身在何處,大都能在30分鍾內抵

達醫療服務的地點,並備有救護車以保證市民的緊急醫療需求及時得到滿足。關於公平性,從籌資方麵看,經費來源於稅收,收入高的人對稅收的貢獻也大,因此,香港醫療製度的籌資從社會角度來看是比較公平的;從待遇水平看,全港市民不論貧富,在公立醫院看病支付同樣的費用,能得到同樣的醫療服務。但就微觀來看,也不盡然,假如考慮同樣的支出對不同收入的家庭的負擔是不一樣的,香港醫療製度的待遇也有不公平性的一麵。在服務效率方麵,盡管政府對提高效率有所關注,但公立醫院仍存在專科就診排隊等候的情況, 目前市民首次預約專科門診的等待期約為四個星期。